最新资讯
联系我们
全国服务热线:
手机:
电话:
邮箱:
地址: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官方网站 > 新闻资讯 >
花呆子的荷兰游记系列(二) 鲜花为什么最爱这一口儿添加时间:2019-01-22

探访荷兰可利鲜如果希望鲜花更美丽持久,就给鲜花最喜欢的那一口儿专业鲜花保鲜剂。这是鲜花从业者的常识,但在十多年前,这却是一个____。2005年,我刚踏入这个行业,第一次下基地就遇见可利鲜中国总经理郭.. 1月21日消息:探访荷兰可利鲜
  如果希望鲜花更美丽持久,就给鲜花最喜欢的那一口儿———专业鲜花保鲜剂。这是鲜花从业者的常识,但在十多年前,这却是一个“____”。   2005年,我刚踏入这个行业,第一次下基地就遇见可利鲜中国总经理郭艳春(后文亲切地称为“老郭”),她正在给基地农户介绍鲜花保鲜的重要性。   那时的我是个鲜花小白,我问带我进基地的前辈“这个女的是做什么的”,前辈的回答令我终生难忘:“这是一个刚从荷兰留学回来的女大学生,卖药的,根本不懂中国国情,都没人买,现在到处免费给人做实验呢,你说傻不傻?”   这,就是当年初入中国的可利鲜。   创业者都有一本“圣经”———彼得·蒂尔的《从0到1》,而我见过的“从0到1”就是可利鲜。这些年我看着老郭硬生生地把“鲜花采后处理很重要、保鲜处理很重要、冷链很重要”等观念一点点植入种植者、批发商、花卉市场和花店从业者的脑子里,最后成为“行业常识”。   老郭经常说:“每天进步一小步,每天进步一小步……”十多年过去了,可利鲜在中国鲜花保鲜上的地位已经遥遥领先于其他竞争对手!   所以到荷兰,可利鲜是我非去不可的朝圣之地。对于我这个要求,老郭自然无法拒绝。   我们到的早,老郭正在和她的老板谈工作,一个美丽的小姐姐接待了我们,带领我们穿过试验室和瓶插室来到会议室,为我们讲解可利鲜历史和产品。   荷兰可利鲜创立于1949年,是鲜花采后处理理念和采后产品的创始者,至今已有70年历史。创始人MrBuys先生研发了可利鲜鲜花保鲜剂,并致力于探索鲜花不败的奥秘,至今可利鲜产品已畅销荷兰、德国、英国、法国、美国、日本等60多个国家。   采后处理在全球鲜花贸易中占有极其重要的位置,保鲜剂及其在不同阶段的应用对于鲜花品质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其在保证新鲜的同时,还可降低花损,降低劳动成本和用水量,使种植者、花店获得更大效益,同时提升终端消费者的满意度。   小姐姐详细介绍了可利鲜系列产品,这些产品在互联网上可以很方便地查到,这里就不赘述了。让我感兴趣的是,创始人MrBuys先生并不是鲜花行业从业者,他从事的是日化洗涤和杀菌方面的工作。20世纪40年代,荷兰鲜花产业的发达吸引了各行各业优秀人才,此时的MrBuys敏锐察觉到除了生产出好花,更关键的是如何延长鲜花的美丽,那么鲜花枯萎的原因是什么呢?MrBuys开始了他的探索之路。   70年时光,可利鲜的研发者们发现了一个又一个影响鲜花枯萎的秘密———乙烯、细菌、糖份、酸碱度、激素……不同鲜花品种、不同种植环境、不同运输需求、不同花店诉求,可利鲜都能够提供解决方案。   有时候很羡慕欧美鲜花高速发展、兴盛荣光的年代,各方人才汇聚、各种奇思妙想以及基础踏实的科技研发,让鲜花与人们的生活交织在一起。   雷军曾说:“站在风口,猪都会飞。”但在很多年前,站在鲜花产业风口的荷兰人却没有选择飞,而是沉淀在各个领域,打牢基础,逐渐形成核心竞争力,使其鲜花行业在全产业链上都能健康发展,铸就百年辉煌。   也许,飞不是最重要的!   小姐姐讲解完,可利鲜的帅老大HugoKolff亲自带我们参观了可利鲜瓶插室。   满满一屋子鲜花,以切花月季为主,几乎每个瓶子里都是相同品种的鲜花,不同的只有高高低低的水位、鲜花的不同开放和枯萎程度。除切花月季外,还有一批日本龙胆正在做不同保鲜方案的测试。   由于大家对于鲜花保鲜都有着不同程度的了解,所以提出了很多专业性问题。HugoKolff十分亲切,对于专业问题尤为高兴,几乎有问必答,回答不上来的就认真记录,并承诺后续通过邮件沟通。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当我们回到国内时,所有问题的答案都通过邮件回复了我们。   在这里,我只说感受最深的一点,目前可利鲜荷兰瓶插室的最大特点是模拟全球各种环境,并提供解决方案。首先,瓶插室的通风、光照和温度全部模拟家庭环境,在这样的环境里看鲜花的瓶插状况是怎样的?其次,鲜花水质来自不同地区,或模拟不同地区的水质,包括自来水、地下水、湖水、溪水等,不同的水、不同的品种和不同的栽培方式下,用什么样的保鲜处理才是最好的。   可利鲜想要解决的不仅是鲜花保鲜方案,更重要的是适应全球不同地区的鲜花采后处理保鲜方案。当然,困扰中国很多年的部分种植户脏水养花的处理方案不在其中,HugoKolff说,脏水的鲜花处理方案,只有上帝能解决。   离开瓶插室,一名又帅又高的工作人员带我们参观了可利鲜仓库和产品生产车间,由于不让拍摄,我只能口头描述一下。   仓库里,从地到天垒着各种可利鲜产品,最外面的产品已经按照集装箱的最小单元包装好。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这些产品当日和次日就会运走,主要运往欧洲,而更远一些的亚洲等地区,他们会有专门的工厂进行生产和供应,但是一些特别的产品还是依靠荷兰工厂。   加工厂里主要生产各种规格的粉剂、水剂、片剂产品,有一些包装很有趣,上面的使用方法一清二楚。   在包装厂里还看到了令人振奋的一幕,有一台机器正在一刻不停地为中国某知名鲜花电商生产专用鲜花保鲜剂。工作人员说,为中国鲜花企业专门订制生产还是头一次,需求量挺大。中国同行能取得这样的成绩,让我们每个人都觉得骄傲,大家都不自觉地挺了挺腰杆。   离开包装厂,参观考察就此结束,正准备要走,老郭说“等着等着,我给你们准备了礼物。”然后一溜烟跑了。我们喜滋滋地坐在大堂等待礼物。   突然发现接待桌上有一个精致的盘子,盘子里有很多包装精美的“糖果”,我们想也不想就走过去抓了两个———什么糖果啊,是一包一包的可利鲜!   把化工产品随意丢在糖果盘里,就不担心大家的生命安全吗?想到这里,我秒懂了———他们是想通过这个“行为艺术”告诉我们,可利鲜安全无毒,就算误食也没有问题,真是____。   之后,老郭拿着3个漂亮的袋子出来,喜滋滋地递给我们。我假装不好意思地接过,却发现袋子里全部都是产品宣传册!“带回去帮我好好宣传宣传……”老郭笑嘻嘻地说。   关于可利鲜的故事,我特意拿出来说,因为我想告诉大家,这个环节真的很重要。如果你还在用脏水处理鲜花,希望看到这篇文章后能够停止这种做法,因为这种做法已经比荷兰人落后了70年。   我想说,无论在不在风口,飞不重要,长出属于你的根更重要,然后,每天进步一小步,每天进步一小步…… \

\

\

上一页: 大花蕙兰年宵又遇低谷 下一页: 大花蕙兰、凤梨、球根花卉、长寿花、丽格海棠、仙客来、迷你玫瑰...